<acronym id='eqhca'><em id='eqhca'></em><td id='eqhca'><div id='eqhca'></div></td></acronym><address id='eqhca'><big id='eqhca'><big id='eqhca'></big><legend id='eqhca'></legend></big></address>

      1. <tr id='eqhca'><strong id='eqhca'></strong><small id='eqhca'></small><button id='eqhca'></button><li id='eqhca'><noscript id='eqhca'><big id='eqhca'></big><dt id='eqhca'></dt></noscript></li></tr><ol id='eqhca'><table id='eqhca'><blockquote id='eqhca'><tbody id='eqhca'></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eqhca'></u><kbd id='eqhca'><kbd id='eqhca'></kbd></kbd>
      2. <fieldset id='eqhca'></fieldset>

        <span id='eqhca'></span>

        <i id='eqhca'></i>
        <dl id='eqhca'></dl>
      3. <i id='eqhca'><div id='eqhca'><ins id='eqhca'></ins></div></i>

        <code id='eqhca'><strong id='eqhca'></strong></code>
        <ins id='eqhca'></ins>

            哈尼梯田:清泉紅米幸福歌

            • 时间:
            • 浏览:23

              “雖然不在同一個山寨  ,你走進我傢門  ,就如一母同胞的兄弟  。”來客人瞭  ,國傢級非遺傳承人哈尼族老漢馬建昌唱起瞭哈尼古歌的迎客調  ,悠揚的歌聲回響在蘑菇房裡  。沿村道往下走  ,層層梯田在望  ,收割後的稻草疊放在田埂上  ,山泉從田邊嘩嘩流過  ,一群群麻鴨梳理著毛羽  ,嘎嘎地叫喚著  。雖然現代化的步履很急  ,但在雲南省紅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18萬公頃的哈尼梯田裡  ,仍是一派田園農耕的景象 。

              據專傢們考證  ,哈尼梯田已有1300多年的耕作歷史  ,養育瞭哈尼族等10個民族、126萬人口  。馬建昌所在的愛春村  ,森林在上  ,村寨居中  ,梯田在下 ,水系貫穿其中  ,構成瞭森林、村寨、梯田、水系的“四素同構”的循環農業生態系統  。雲南大學教授馬翀偉說 ,哈尼梯田是哈尼族、彝族等先民農耕文明的智慧結晶  ,哈尼梯田較好地處理瞭人與自然、人與人以及人與自身的關系  ,彰顯瞭“天人合一”的文化內涵  。

              2010年哈尼梯田被世界糧農組織認定為全球重要的農業文化遺產 ,2013年又成功入選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遺產名錄  ,是我國第一個以農耕文化為主題的世界文化遺產  。

              哈尼梯田管理委員會的朱江源介紹說  ,圍繞哈尼梯田四大要素  ,從2015年以來 ,梯田遺產區完成退耕還林5103畝  ,節能改灶1410戶  ,森林覆蓋率達67% 。哈尼族傳統民居蘑菇房也正逐步恢復  ,1602戶傳統民居已掛牌  ,哈尼小鎮被雲南省列入特色小鎮的創建名錄 。對梯田種糧戶實行良種和農資綜合性補貼  ,提高群眾種糧積極性  ,確保7萬畝梯田紅線  。水是梯田的命脈  ,遺產區水利化程度達39%  ,灌溉和5萬餘人安全飲水的問題已得到解決 。

              “僅留住‘四大要素’是不夠的 ,無形的文化是哈尼梯田的魂 。”非遺保護負責人何志科說  ,截至目前  ,當地已有《四季生產調》《哈尼哈吧》《祭寨神林》3個國傢級非物質遺產項目 ,馬建昌這樣的國傢級非遺傳承人3位 ,其他各級別傳承人163位  。自2010年以來  ,傳承者的培養  ,每年累計投入都在10萬元以上  ,建立瞭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項目名錄  ,涉及項目76項 。

              留住瞭清泉、紅米與古歌 ,也增強瞭各族群眾的獲得感、幸福感  。在梯田核心區新街鎮的大魚塘村  ,呼山農業眾創公司的管理員李正福正向一群德國遊客推銷當地特產梯田紅米  。呼山公司流轉瞭340畝土地  ,采用“稻魚鴨”的綠色高效種養模式  。李正福介紹說  ,土地流轉之後 ,集約化的管理加上科技做支撐  ,不僅提高瞭紅米的單產  ,同時在稻田裡集中養魚、養鴨  ,綜合產出效益大幅度提高——稻花魚1公斤售價60元  ,三年的老鴨每隻200元以上 ,1個鴨蛋要賣到2元左右 。

              據瞭解  ,2018年  ,梯田周邊13個鄉鎮已推廣“稻魚鴨”模式5萬畝  ,涉及農戶8635戶  ,其中核心示范區畝綜合產值可望達到1萬元左右  。近期  ,生態健康的梯田鴨已進入上海市場 ,各族群眾摘帽脫貧、增收致富的心氣更足瞭  。